Back to Top
2017

News

< Last
Next >

回归自然做“有机”
14.05.07

 

身在城市,人们对“有机”的理解和认识大概就在于一个标签。而标签背后所包含的规范、标准、管理,还有种植者的坚持、大自然的挑战等等却甚少被人提到。

Krop服装的部分棉花源自山西永济蒲韩社区,该社区从2006年开始展开有机棉种植,当中经历各种来自环境、人、市场、政策的考验,但至今始终坚持有机耕种。在此,我们尝试从种植者的角度去看“有机”。


寨子村头,有一个两层的小茶馆。茶馆二楼是个茶座,几张桌椅、一些杂志,成为社员相互交流的场所。推开茶座的门,是一个大阳台,几把椅子、一张桌子一放,沏上茶、摆好干鲜果品,人们可以晒晒太阳,放眼望去是田野、大树和灰瓦屋顶。这里,可以算是社区的客厅。往这里一坐,很容易理解蒲韩社区的人们对乡村的热爱。

 

郑冰:社区理事长郑冰,是寨子村的媳妇。1998年,开农资店的郑冰夫妇创办了寨子科技中心,为农民提供免费农技服务。后来,郑冰将妇女们组织起来跳舞,开展多种文化活动,在2001年创办了永济市妇女文化活动中心。2003年起,越来越多的男性加入其中,妇女组织变为了农民协会,并于2004年在民政局注册登记成立了永济市蒲州镇农民协会。


郑冰在各地演讲时,几乎每次都提到她对乡村的热爱,对城市的排斥。她曾经说:“在村子里,天天有很多灵感,有很多兴奋点,心里一烦,马上就上阳台或者去地里,骑着自行车到田里转一圈,一下子心情就特别舒畅。”这种对自然的亲近,是蒲韩社区人的真情流露,也造就了他们坚持做有机农产品的信念。这种信念,并非完全出于从消费角度出发的经济上和道德上的考量,而是来自于对土地的热爱。


对社区的每一个联合社,有机联合社都要求社员至少拿出1亩地,从事有机种植。目前,在3865户协会会员中,从事有机种植的有2000余户,占所有协会会员的2/3。有机联合社干事李金绒介绍说,目前已渡过有机转换期的达3000亩,按照有机规程在种的接近1万亩。外国专家看到有机棉花地里有七星瓢虫后,对蒲韩社区给出了充分肯定,郑冰对此说:“一想到快1万亩地上均有益虫,我就心花怒放。”


蒲韩社区做有机,不是为沽名钓誉,也不是为赚城里人的钱。目前,社区没有申请任何国内的有机认证,出售时也和普通农产品卖一样的价钱。对他们来说,有机种植仅仅是出于对土地的保护和热爱。郑冰认为,农产品价格之所以波动,也有农民使用化肥农药不合理、对消费者不负责任的原因。因此,从2008年开始,每一户都得拿出地来做土壤转化。现在,村里的餐厨垃圾、养殖肥料都派上了用场,成为有机种植者抢手的堆肥。除此之外,醋液、辣椒水成为新型农资。各种土办法也重新被挖掘出来,比如,地里撒上谷子,防止鸟啄食;在地里插上杨树条,等引来虫子后再烧掉。


鲁锋是香港迈思国际有限公司驻蒲韩社区的业务代表。这家公司在蒲韩社区,种植收购有机棉花,最多时种植面积达到1000多亩,成为当地有机农产品最大的客户。基于对有机农业的共同理想,迈思公司来到了蒲韩社区。鲁锋觉得,蒲韩社区是在做真正的有机农业:“我们和社区合作做有机农业,都不是以营利为目的,更不是为了所谓的‘特供’,而是在保证不亏损的前提下改造土壤。我们请瑞士生态市场研究所的专家来看,他们的认证欧盟都是认可的。专家们认为这里生物多样性保持得非常好,具有发展有机农业的条件。”他认为,蒲韩社区的有机模式是可行的,因为一家一户种植能体现多样性,合作生产又保证了投入品的规范。

 

对于krop而言,“有机棉”的种植有更重要的意义是重建人与人之间的信任,当城市消费者在惶恐食品安全的时候,其实更深的根源在于消费者对生产者的不信任。Krop先于消费者,选择了蒲韩社区的棉花,把棉花制作成衣物。我们希望通过一件温暖的棉布衣向你揭开衣物背后的故事,传达棉农单纯因为热爱自己家园而坚持有机种植的心意,信任从相互理解开始。

 

 

部分内容参考来源:http://ncdz.dzwww.com/news/yaowen/201303/t20130326_8160302.html